登 录 註 冊
    
  • 3149阅读
  • 47回复

我的信仰 - 爱因斯坦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超神未遂

只看该作者 40楼 发表于: 08-27
wowenda.com/ !\'H{,G  
pan.cxytiandi.com/ < .. !\'H{,G  
!\'H{,G  
亲爱的朋友您仅能浏览部分内容,查看全部内容及附件请先 登录注册

壮士,饶命~
离线超神未遂

只看该作者 41楼 发表于: 08-31
pan.baidu.com/s/1ipyHw7WBpIJdgpR-uWnZYQ  密码:1sin   !G\gqkSL  
!G\gqkSL  
   https://github.com/BrainJS/brain.js !G\gqkSL  
!G\gqkSL  

楼主留言:

www.cst-china.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79 .. !G\gqkSL  
!G\gqkSL  

亲爱的朋友您仅能浏览部分内容,查看全部内容及附件请先 登录注册

壮士,饶命~
离线超神未遂

只看该作者 42楼 发表于: 09-13
下载地址一:pan.baidu.com/s/1-B6XcCvkvXCDt9qghikxPA F$ G)vskd  
下载地址二:[url]www.lanzous.com/i .. F$ G)vskd  
F$ G)vskd  
亲爱的朋友您仅能浏览部分内容,查看全部内容及附件请先 登录注册

壮士,饶命~
离线超神未遂

只看该作者 43楼 发表于: 09-21
pan.baidu.com/s/1eSnHX1C 密码: .. 5cA:;{z];g  
5cA:;{z];g  
亲爱的朋友您仅能浏览部分内容,查看全部内容及附件请先 登录注册

壮士,饶命~
离线超神未遂

只看该作者 44楼 发表于: 09-27
b-ok.xyz/book/2375759/4022a4 #bG6+"g{=L  
Mathematical Modelling of Waves in Multi-Scale Structured Media #bG6+"g{=L  
b-ok.xyz/book/491420/f5f4d0 #bG6+"g{=L  
b-ok.xyz/book/3428701/8b856c #bG6+"g{=L  
b-ok.xyz/book/594271/8f4883 #bG6+"g{=L  
b-ok.xyz/book/2376494/71c6d6 #bG6+"g{=L  
b-ok.xyz/book/2596210/b137d8 #bG6+"g{=L  
b-ok.xyz/book/2820626/40d7c7 #bG6+"g{=L  
b-ok.xyz/book/450583/38a831 #bG6+"g{=L  
b-ok.xyz/book/451785/3fd7 .. #bG6+"g{=L  
#bG6+"g{=L  
亲爱的朋友您仅能浏览部分内容,查看全部内容及附件请先 登录注册

壮士,饶命~
离线超神未遂

只看该作者 45楼 发表于: 10-10
2018黑马前端完整视频版:pan.baidu.com/s/1pEgMIXfgkD2GCHJqwdXiPQ 提取码:szyf K~S*<?  
mp.weixin.qq.com/s/tVnjM2FQyV3CioEENCP9qA K~S*<?  
K~S*<?  
pan.baidu.com/s/1jkkhcuaXYEfBxPgG16YRSQ 提取码:hqlj K~S*<?  
K~S*<?  
pan.baidu.com/s/1-6cVGy97TFVvydzHhBvFBA 提取码:7y4d K~S*<?  
K~S*<?  
pan.baidu.com/s/1qKu5_I-8WCkgRPA3WIMi0w K~S*<?  
提取码:2355 K~S*<?  
K~S*<?  
pan.baidu.com/s/1h5i6PpR50DodtpgVcjWDEQ 提取码:ng3h K~S*<?  
K~S*<?  
pan.baidu.com/s/1sodN3j9sZOIzafX8mpRFgw 提取码:qn99 K~S*<?  
UXdc'i g  
[url]htt .. UXdc'i g  
UXdc'i g  
亲爱的朋友您仅能浏览部分内容,查看全部内容及附件请先 登录注册

壮士,饶命~
离线超神未遂

只看该作者 46楼 发表于: 11-03
在事业之初(甚至以后)忍受长期的孤独,是预言家们的基 UXdc'i g  
本经历。有人说格罗藤迪克( Alexader Grothendieck)是目前健在的最能干、最富想象的数学家。他有过最不寻常的经历。他具有重大影响的一些贡献都不曾公开发表,而是以数百页信件的形式寄给了他的朋友们,然后逐渐在能理解它们的小圈子里传播。他的父母为躲避政治迫害和战争而流亡他乡;他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难民营里长大的。他在巴黎数学界崭露头角时,就像从天上降下来的。短暂风光过后,他在20世纪70年代几乎脱离了科学生涯,至少部分是因为他反对数学为军事服务。1991年,他完全消失了,尽管谣传他在比利牛斯山隐居,但没人知道他究竟在什么地方。显然,他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我们还是可以看到些优秀的数学家在声名鹊起时表露在脸上的美幕、惊奇甚至恐惧的表情。下面是他对他一些经历的描述 UXdc'i g  
UXdc'i g  
我在那些动荡的年月学会了孤独。[但即使]这个形式 !] uB4  
也没能真正表达我的意思。不管怎么说我都不想学孤独,理 !] uB4  
由很简单:这类知识我在童年时就从没忘过。那是我们每个 !] uB4  
!] uB4  
人生来的基本能カ。然而,在那孤独的三年[1945~1948]里,我沿着自己摸索出来的路线,靠着自已的能力忘我地工作,这为我带来了强烈的自信(不张扬然而持久),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好数学,而与形成规则的任何共识无关,也与任何时尚无关……我说这些的意思是,为了把握我想学的东西,要靠自己的方式,而不要靠大大小小的派别——不论我本人所属的派别还是因为任何其他理由自测为权威的派别一一所认同的观念(公开的或默许的)。不管在中学还是大学,那些无声的共识让我明白,我们不该自寻烦恼去担心如“体积”之类的名词的真正意思是什么,哪个是“显然不证自明的”、“普遍知道的”、“毫无疑问的”……正是以这种“超脱”的姿态,才能成就自己而不是沦为共识的走卒,才能拒绝困守在别人划定的圈子里一一正是在这种卓然不群的行动中才能发现真正的创造力。所有共他事情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 uB4  
!] uB4  
从那时起,我有机会在向我召唤的数学世界里认识很多 !] uB4  
人,既有我的“长辈”,也有我这个年纪的年轻人,他们都 !] uB4  
远比我聪明,远比我有“天赋”。我羡慕他们的才能,运用 !] uB4  
新思想就像玩把戏,仿佛从摇篮里就开始熟悉它们了一一而我自己却感觉笨拙甚至痴呆,痛苦地徜徉在崎岖的路上,就像一头笨牛面对一座望不到头的大山 的东西,也是我觉得无法理解其本质的东西,无法追随到底 那尽是我决心要学的东西。其实,我本人几乎没有什么特质能算聪明学生,既不能赢得竞赛的名声,也不能轻松消化多数可怕的学问。 !] uB4  
实际上,多数我判断比我聪明的同志都成了著名的数学 !] uB4  
家。不过,从30年或35年后的观点看,我可以说他们在我 !] uB4  
们今天的数学留下的印迹还不太深刻。他们都做过很多事 !] uB4  
情,通常还是很美妙的,不过那些都在他们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而他们也没想破坏它们。他们不知不觉地陷入了那些看 !] uB4  
不见的牢固的小圈子,将特定环境的世界划定在一个给定的区城。想要打破这些界线,他们必须重新发现自身的那种与生俱来的(和我一样的)能力:忍受孤独。① !] uB4  
!] uB4  
2005年,人们常问年轻的爱因斯坦在今天会不会被大学聘 !] uB4  
用。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他在当时就没能进大学做老师。现在我们更加专业化了,聘用一个人要看他在经过高度专业训练的人中间的竞争力。我上面提到的那些人也都不可能被聘用。如果说我们能享有这些人的贡献,那是因为他们凭着自己的慷慨一一或者说倔强一一坚持不懈地奋斗,而不靠科学家们通常获得的科学世界的支持。 !] uB4  
!] uB4  
乍看起来这似乎很容易纠正。这种人不多,也不难识别。很 !] uB4  
少有科学家思考基础性问题,而能提出重要思想的就更少了。我的朋友考夫曼曾告诉我,不难发现那些有大胆思想的人一他们差不多都至少有几个那样的思想。如果他们在研究生毕业时还没有什么想法,也许就永远不会有了。那么,该如何区分有好想法的预言家与那些正在努力却没有想法的人呢?这也容易,只要问问老一辈的预言家。在圆周所,我们可以毫不困难地发现几个值得关注的年轻人。 !] uB4  
!] uB4  
但发现这些人后,就需要将他们与其他做常规科学的人区别对待。他们多数都不关心谁更聪明或谁能更快解决主流的常规科学问题。如果他们要去竞争,即使在一个严格的小圈子里,他们也会失败。如果说他们在和什么人竞争的话,那就是最近的一代革命者,那些人在别人已经不看的旧书和论文里与他们对话。驱动他们的几乎没有什么外在的力量;他们只关注多数科学家视而不见的科学中的矛盾和回题。你等上五年甚至十年后,他们照通常标准也不见得好。但不要惊慌,就让他们自己去想吧。最后,他们会像巴伯和瓦伦提尼那样脱颖而出,证明他们是值得等待的。那样的人不多,因此在科学机构里为他们留下一些空间也不难。实际上,我们应该想许多科研机构和大专院校都会为拥有那样的人感到幸福。因为他们对本学科的基础问题看得很清楚,所以也通常是优秀的甚至有超凡魅力的老师。没有什么能比预言家更能点燃学生的思想火花。因为他们不讲竞争,所以是很好的导师和引路人。大学的主要任务不就是教书育人吗? %O[1yZh \  
%O[1yZh \  
当然,也存在风险。他们有些人可能不会发现任何东西。我 %O[1yZh \  
这是从人的一生对科学的贡献来说的。但多数研究型的科学家,尽管在职业生涯中成功了一一得到了基金,发表了很多论文,参加了很多会议,等一对科学的贡献却只是增加了一点东西。我们理论物理学的同行里,至少一半的人没能做出独特的真正持久的贡献。做好本职工作与做基础工作是完全不同的经历。但是,如果要他们一生做别的事情,那么科学就会沿老路走下去。所以,这又是另一种风险。 %O[1yZh \  
%O[1yZh \  
不同风险有不同的性质和代价,生意人比研究机构的管理者更懂得这一点。很容易与生意人谈论这个问题,但学界人物就不好说了。我曾向一个成功的风险投资者打听,他的公司如何确定风险大小。他说如果他投资的公司有10%能赚钱,他就知道风险不大了。这些人所理解和伴随一生的信念就是,即使90%的新公司都破产了,你也算获得了最大的回报,这也对应着技术进步的最大速度。 %O[1yZh \  
%O[1yZh \  
我希望能与国家科学基金会就风险问题展开真诚的对话。因为我相信,以实际的标准来衡量,他们资助我们领域的90%的项目都失败了。这些资助是不是促进了新的科学呢?一一所谓新科有区别的,它们从一开始就有不同的预期目标。如果你想经营一 精明的商人都明白,低风险一低回报与高风险一高回报策略是家航空公司、一个公交系统或一家肥皂工厂,那么你就选择前者。如果你想开拓新的技术,那么没 .. %O[1yZh \  
%O[1yZh \  
亲爱的朋友您仅能浏览部分内容,查看全部内容及附件请先 登录注册

壮士,饶命~
离线超神未遂

只看该作者 47楼 发表于: 昨天 00:49
Re:  爱因斯坦
pan.baidu.com/s/1sB2b6HP6xAZh4hMsdNNsqQ ^`(3X  
^`(3X  
bbs.eetop.cn/thread-428777-1-1.html ^`(3X  
^`(3X  
mp.weixin.qq.com/s/dsMVyon .. ^`(3X  
^`(3X  
亲爱的朋友您仅能浏览部分内容,查看全部内容及附件请先 登录注册

壮士,饶命~
快速回复
限10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